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我的秘书妻子
我的秘书妻子

我的秘书妻子

我是一家建筑公司的经理,妻子文茹是我的秘书,她模样俊俏,身材娉婷,全身线条优美,极富性感。我有一个不良的嗜好,喜欢偷窥女职员更衣,而文茹成为我的老婆,就是因为我的这一嗜好。
  记得那天我经过更衣室,看见文茹刚好进去,门虚掩着,就窃喜着透过门缝向里瞧去,只见文茹正风情万种的拨弄额前的发丝,双峰因紧身的衣服而托出令人遐思的乳沟,掩不住标致可人的身段,及膝的迷你裙则展现匀称细嫩的大腿…我垂涎三尺的欣赏这片旖旎风光,那对丰满的乳房,随着她的动作,在衬衣里一颤一颤的,看了真想去揉捏几下,她那纤细的蛮腰,宛若一条小白蛇,稍一动作,如同微风摆柳,特别是当她弯下腰除下鞋子的时候,她那丰满的屁股,如同两个白色的小山,更令人如痴如醉的是她那双大腿,修长而又丰满……平时见到的文茹,是被“制服包装”起来的美女,其诱惑力,是打了折扣的,这一次可就不同了,对这具无法抵抗的,每一秒钟都想扑上去“白羊”我再也控制不住了,我这才理解为什么有的帝王宁肯要美人,也不要江山了,在这种美得令人颤栗不止的女人身上销魂一遍,就算被抓去坐牢也不后悔。
  我下定决心,轻轻推开门,蹑手蹑脚的潜到她身后,双手从后往前突的握住她的乳房。“啊!”文茹被这突然的侵犯,惊吓得娇呼出来。
  “隔着乳罩还这么柔软有弹性,年轻真好!”我用低沉的声音由衷地赞叹道。
  “经,经理!你要干什么?。”文茹急急的离开我的握抚,环抱着胸部退开三大步,惊吓的眸子戒备的瞪着我。
  我仔细端详文茹的身材,从白皙的双腿往上浏览,光滑的小腹,纤细的腰,浑圆的屁股,丰满的乳房,雪白的颈项,性感的红唇,乌黑的长发……这么美丽,妖媚的身体立即撩起了我的欲火,我紧跟两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卸下碍人的胸罩,一对初绽的乳头透着粉嫩的色泽,散发着处女之香,在刺激着男人潜藏的欲望。
  “到这份儿上了,还问干什么!当然是干你喽!”我重又握住迷人的乳房,在上面轻轻摸抚着。“不,不要!”文茹脸色苍白,身体因激烈摇头而晃动着,这不是真的!原本心中溢满对这份工作的美好期待霎时被撕得粉碎。
  我松开手,点了根烟,深吸一口后,缓缓吐出一缕白丝,神色冷然地说道:
  “这是个无情竞争的世界,唯有牺牲才能够享受成功的甘甜,成功是要付出代价的,只不过奉献你的肉体就能得到这么优越的工作,何乐而不为?何况这只是开始,大好的富贵在后头等着你呢!”
  “不,我不出卖自己,我的身体只有未来的丈夫才可以碰我!”
  “卖?”我讪笑道:“别说得那么难听,又不是叫你去做妓女,只不过是陪我聊聊天,交流一下感情罢了。”
  “还不是一样!我……我决不陪你睡觉!”文茹转身想逃离更衣室,她就算死也不出卖自己的灵魂。
  “你不要这份工作了?违反合约!你付得起赔偿金吗?”
  “违约!我违什么约了?”
  “哼!我告诉你,你的职务是私人助理,工作范畴中有一条,必须照顾好老板的私人生活,坚决执行老板下达的一切指令,这些可在契约书上写得清清楚楚,你是签过字的,由不得你不认账。”
  文茹猛地一震,我的话将她拉回残酷的现实中。
  “放弃这份工作,你打算牺牲自己一辈子的时光来还这笔钱吗?既然是打工赚钱,为什么不选择一个最有效的方式呢?何况作我的私人助理,少说也有十几万的利益,别人想赚还没这个本钱呢!你应当感到幸运。”
  “我不要,这么羞耻的事……”文茹无法接受。但对金钱确又那么的向往,道德羞耻和残酷现实在她心中呈现激烈拉锯状况。
  “羞耻!能值多少钱?”我冷嘲道:“做与不做只在一念之间,做我的情人,只要我满意,你就会像贵妇人一样坐拥豪宅和高级轿车。若是不做的话,你这辈子都休想脱身,想想看吧!辛苦一辈子赚的钱到后来都得一分不剩的还给我,你甘心吗?”
  这话说得很重,直透她的心坎。“别说了!”一想到以后要日以继夜的赚钱还债,文茹感到全身一阵发颤。
  我瞧得出来这一席话正中文茹的弱点,看着她乍青乍红的神情,发现这也是一种享受,想必今天会是个精彩的一天。我眼里闪过的嘲笑伤了她的自尊心,文茹的心在滴血,任何一个男人都好,为何偏偏是经理!他一定将我看成一个伪善的清高女子,嘲笑我到头来还不是为了金钱出卖身体,哎!……欣赏她多变的神情之后,我伸手欲脱掉文茹的内裤。她条件反射似的按住我的手,全身僵硬不动,文茹虽然有心里准备,但事到临头仍是退缩抗拒。就这么一拉一推,磨掉了许多时间,也磨掉了我的耐心,“还是不愿意吗?”我甚是不悦的端详文茹因恐惧而惨白的脸色。
  文茹仍是僵硬的抓着我的手不放。我不耐烦起来:“如果你不愿意,我不勉强你,你现在可以走了。”“等等!”文茹缓缓的松开手,薄薄的内裤滑下,下腹处未经人事的小穴尽露于我眼前。
  文茹不能没有金钱,尽管羞涩快窒息了她,但现实的残酷更把她击垮,文茹挤出献媚的笑容,坚定的拉过我的手放在她柔软的乳房上。感受到她的心跳和颤抖,那柔软的手感再度撩起了我体内的炙热。不待文茹服侍,我一使劲拉她入怀,开始亲吻那雪白的颈项,双手熟捻的游弋她全身。
  当我的手滑至小穴时,文茹惊慌起来,不由得抽离我的怀抱,但她立即发现自己在度犯错,赶忙攀上我的身体,努力的亲吻,献媚。这笨拙的动作令我觉得好笑,她抱我这么紧叫我如何继续下去!“躺下!”我命令道。
  文茹把衣服垫在地上,顺从的躺在上面,我开始亲吻她的乳头,一点一点的往下,直吻到她处女的禁地。“不!”文茹惊呼出来,她被我这一动作吓到,想象中的男女情事可不是这样,她受惊似的要抽开小穴。
  这次我可不给她机会了,我把她的双腿牢牢的固定在我的肩上,火热的唇舌含着蓄意的征服,吸吮挑逗她的小穴……文茹感受到从未有过的难堪和害怕,男女做爱都是这样吗?她不解,不愿,却也无奈,只是觉得好羞耻。
  我用舌头拨开阴唇层层叠叠的保护,粉红色的阴蒂羞答答的露了出来。当我用嘴唇挟住阴蒂时,文茹的身体还是紧张的一个劲得发抖,经过我充满爱怜的不断吮吸,舔试,研磨,她那迷人的胸部开始上一下的剧烈起伏,喘息声也急促起来,阴蒂慢慢的充血,变大,小穴也变得湿润起来。我看到小穴慢慢溢出淫水来,就伸出手掌,用掌心在小穴上面时轻时重时缓时急的爱抚,……在我的极力挑逗下,文茹浑然忘记了羞耻,象水蛇一样扭动着身体,跟随我的节奏,细声骄哼起来。
  我看到可以插入了,就飞快的脱去衣服,将文茹两条修长的大腿分开,戴上避孕套,握着鸡巴,顶在湿润的穴口上……文茹看到我钻到她身下,用舌头不停的吻着她最隐秘最敏感的地方,心中又是耻辱又是羞涩……慢慢的,羞辱感消失了,一股被灼烧的情欲像星星之火一样涌上来,迅速燎遍全身,而心中充满了无限温暖的爱意,这就是性爱吗?好舒服!身体软绵绵的都要飘到云端上去了。
  突然她感到有一根热乎乎的东西顶在小穴上时,女人的直觉告诉自己,她要为这种快乐承受些什么。心中升起另一波的惶恐,任命似的任我侵占,在痛楚的霎那,文茹咽下强忍的叫声,紧紧的抱住这个夺走她贞操的男人,不让我看见悄悄滑下的眼泪。
  怀中女孩僵硬,轻颤的身体骗不过我,我明白自己的插入造成她怎样的痛苦!
  这种极力忍耐却又努力迎合的态度,使我破天荒地升起爱怜之心,虽然是金钱交易,却产生莫名的罪恶感。我不自觉地停下来,温柔的抱住她,任她平复内心的激动。由不经人事的处女蜕变成为女人,在心理和生理上毕竟是痛苦的挣扎吧……等到文茹不再发抖,我开始缓慢的抽送。女人对情欲的抑制力是有限的,所以当我把她压在身下,缓缓抽送时,她还是一脸的幽怨,可是当我慢慢加快速度,一会将鸡巴顶在阴蒂上研磨,一会根根见底的大力抽插,文茹就不受控制的产生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欲望。
  她兴奋的大声呻吟,动情地搂抱着我,修长的双腿自然而然的缠绕在我的腰上,仰着渴望的芳唇,等待着我的回应。我发了疯似的狂吻着,爱抚着,全身心的投入。在我狂风暴雨般的攻伐下,我们几乎同时到达了高潮。
  事后,我掏出纸巾怜惜的为她试去股间不断涌出的汩汩爱液,意犹未尽的爱抚着她,亲吻着她,使她享受到女人所能享受到的一切。是我使文茹由少女变成了少妇,我不禁长叹了一口气,千言万语都包含在这一叹息里了。这声叹息有对文茹的无限眷恋和不得不离去的惋惜,但也似乎包含着某种愧疚之情。
  但是,我一想起文茹那俊俏的面容,那双幽怨的眼睛,以及那令人心动的抚摸,特别令我难以忘怀的是,刚才她那激烈的配合动作和抑制不住的呻吟,都使我重新兴奋和躁动,冲淡了那种悄悄漫上来的愧意和不安的感觉。超常的兴奋和激动,使我迫切的想要和文茹梅开二度……
  不过,我必须得走了,我强压下心头的欲火,体贴地说道“我要走了,你快点起来吧!别着凉,晚上我送你回家。”
  文茹感到自己好象经历过一场厮杀,全身酸痛不已。高薪果然不是那么容易赚的,她觉得自己快要散了。时针指向十点,快中午了,经理好像离开了很久,文茹松了一口气,他不在至少不会让她感到难堪,因为她还是一丝不挂。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切,好似作了一场梦,可惜股间的血渍告诉自己这不是梦,她已不再是清白之身了。沉淀自己的思绪,文茹已能平复心中的激荡,明白一切已经不能再回头,但至少节约了经济上的困境。在没有退路之下,文茹反而看清自己应该走的方向,从今以后,她要好好的过她的生活。
【完】